Skip Navigation
Search

就職演說

2021 年 10 月 23 日


讓我們先回到 1962 年 10 月,將近六十年以前。就像今天一樣,那是個秋高氣爽的日子。紅黃交織的秋葉閃閃點綴著樹梢,只有不到 800 名學生,圍繞著從馬鈴薯田裡拔地而起的幾棟新校舍,在這裡生活、工作和學習。雖然只是寥寥的幾棟樓,但這些建築構成了我們作為永久校園的第一年……空氣中彌漫著一種明顯的期待感,因為校園裡的每個人都知道關於 Stony Brook University 的宏大計畫。在長島上這些馬鈴薯田和泥濘的樹林中,一所偉大的教育殿堂即將崛起。 

本校的學生人數在不到十年間增加了十倍,目前已達到八千人,並且雄心勃勃地招募了一些教職員工,他們將會在今後數年裡決定這所大學的發展方向,並且為社會做出貢獻。這幾乎就像是這所年輕的大學向所有那些想加入我們並且有遠大抱負的學者和學生發出了一個號召。他們希望以創造力和協作迎接未來。他們希望在下一個世紀,與一群懷著好奇心和雄心壯志的志同道合的人聚在一起。 

那個時候,這些傑出的學者從我們這所大學看到了什麼?在 1965 年從普林斯頓的 Institute for Advanced Study(高等研究院)來到 Stony Brook 的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楊振寧,當他同意擔任本校 Institute for Theoretical Physics(理論物理研究院)的第一任所長時,對我們的潛力有什麼看法? 
他一定是看到了一所大學正在邁開大步前進,在我們國家最需要的時候,在科學領域開闢新的天地。一所雄心勃勃的大學,在迎接未來的準備中體現出勇氣、毅力和遠見。 

今天當我環顧這所學校,我同樣看到了吸引楊振寧教授和其他大批傑出教職員的大膽精神。

感謝你們與我一起在這裡慶祝 Stony Brook University 前途無量的未來。也特別感謝你們對於我領導這所學校的信任。我非常鄭重地接受你們的信任。你們應該會很高興得知,教育是我家族的家傳事業。在 20 世紀之交,我的曾祖父母都是佛羅里達州農村一所只有兩間校舍的學校老師。我祖父是一名高中教師和校長。我的父母 Malcolm 和 Jackie 也都是大學教授。與我結縭將近 30 年的丈夫 Dean 是第一代大學畢業生。我們的孩子 Ian 和 Fiona 也在就讀大學,並從這個經歷中探索日後的方向。在過去四十年中,我幾乎無時無刻不在思考自己在擴大高等教育變革力量方面的作用。我將畢生的精力都奉獻給了教育事業,我很高興也很榮幸能將我的知識、經驗和精力應用到 Stony Brook University。

自從我開始擔任校長以來,我一直沉浸在我們學校的發展歷史中——我們教職員的工作、學生的傳統以及起源故事中的精神。我瞭解到本校不論是昨天、今天還是明天,一直是一所夢想高遠、希望擴大探索範圍和創造知識造福社會的大學。這是一所建立在服務理念、學生就學和取得成功以及學術抱負之上的大學。我尊重這些價值觀,並將運用它們來指導我們的未來。

紐約州建立 Stony Brook University 之舉,是在回應一個文化時刻。這所大學在進步、創新和希望的承諾中應運而生——紐約對高等教育的需求不斷增加,學生群體日益多樣化,迫切需要更好的醫療保健教育,並且進一步的探索發現已經勢在必行。 

我們這所大學在 1960 年代的美國抱負和活力的孕育之下逐漸形成。在這十年間,民權運動如火如荼地進行著。在這十年間,聯邦政府對研究的投資和紐約對公立大學的投資顯著地增加。領導人認識到高等教育可以解決我們國家最迫切的問題。Stony Brook University 的雄心壯志帶領著它,最終躋身於全美頂尖的公立大學之列。

回溯到 1962 年,當時甘迺迪總統敦促美國人登陸月球,推動我們最鼓舞人心、最有遠見的成就……他說道:「不是因為它們輕而易舉,而正是因為它們困難重重,因為這個目標將有助於統籌和衡量我們最佳的技術和力量,因為我們樂於接受這個挑戰,我們不願意推遲這個挑戰......。」 

那麼今天我要問大家,2021 年我們不願意推遲的目標是什麼?

今早我們在疫情之下聚在此處,我深信我們即將步入另一個重要的十年。僅僅是去年一年,在創造種族、社會和經濟平等方面繼續進行認真的系統性變革就變得更加有必要。這讓我們了解到,在危機時刻,我們有多麼依賴而且將會繼續依賴公立大學的好奇心來驅動研究,來響應社會的號召。它證明了藝術和創造力是我們取得人類聯繫和理解的最佳途徑。事實證明,我們只有透過團隊合作和多學科合作,才能解決我們在下一個世紀面臨的許多前所未見的挑戰。 

我知道我們能做得到。因為就在甘迺迪總統發表著名的演說並且正式宣佈我國登月計畫的同一年,Stony Brook 的雄心壯志久開始在這一片馬鈴薯田裡生根發芽了。儘管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這標誌著一所大學的開始,它將透過多次登月計劃,設定並實現許多大膽、宏大和迫切的目標來自我定義。我們以前這麼做過,現在可以再做一次。
Stony Brook 成立還不到十年,Oliver Schaeffer 博士於 1965 年為地球與空間科學系設立了研究計畫。他不久便因為分析阿波羅 15 號太空人帶回來的月球「創世石」而使這所大學名聲大噪,聲譽超越了平流層。在他的創新研究中,Schaeffer 估計月球大約有 40 億年的歷史,那一刻,他成為史上確定天體年代的第一人。在 Schaeffer 於 Stony Book 漫長的職業生涯中,他進行過其他重要的研究,但我不禁回想起他對「創世石」年代的測定……這真的是 Stony Brook 以大膽研究而聞名於世的起源。 
我們建校的前十年意義非凡。Jim Simons 於 1968 年成為數學系主任。Jim 在擔任主任期間發展了重要的新數學理論,包括 Chern-Simons 形式:弦、場和結理論中的關鍵結構,以及探索新材料乃至於量子電腦的強大工具……使得這所大學在這個領域變得強大無比。他也為 Stony Book 招聘現在備受推崇的其他教職員工,將本校建成了數學和物理學的發電機。在建立 Renaissance Technologies 之前,Jim 一直擔任教員一職,並且仍然是 Stony Brook 最堅定的支持者,他的其他貢獻還包括成立 Simons Center for Geometry and Physics(西蒙斯幾何和物理中心)——這個國際寶庫引領著全球數學-物理交叉融合的復興。

在同樣的輝煌時期,一位堅毅卓越的年輕物理化學家和資深前輩 Paul Lauterbur 來到了本校。Lauterbur 於 1971 年做出了極有遠見的發現:可以將核磁共振技術用於無創醫學造影。當時化學系晚上不使用他們的核磁共振儀,所以他都是在晚上工作;當時他曾遭遇無數次的拒絕,其中最有名的一次是他被《自然》雜誌拒絕。最後終於發表了他在磁共振造影 (MRI) 技術上的發現。他最初的發現恰逢 Stony Brook 開辦醫學院,我認為這非常具有象徵意義,因為 Stony Brook 負責為長島提供卓越的臨床護理,並推動有助於永遠定義和重構醫學史的研究。

自 1979 年以來,本校的藝術系備受 Howardena Pindell 青睞,我很榮幸能以他的作品開啟這個就職週。身為一名處在時代前端的畫家和概念藝術家,她突破了藝術表達的界限,將創新材料融入實踐,探索種族和性別的交叉點。Pindell 教授曾榮獲兩次 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Arts Grants(美國藝術捐贈基金)和 Guggenheim Fellowship(古根漢獎),她說,即使數十年以後,她還在繼續向她的學生學習,這種學術與教學之間的動態互惠關係,正是我們這所大學長期以來的立足點。 

我要感謝 Pindell 教授以及像她這樣的學者,感謝他們留給本校的寶貴遺產,確保我們是一所兼具科學卓越與藝術表達的學術機構。Stony Brook 藝術系的校友、Shinnecock Indian Nation 部落成員 Jeremy Dennis 不久前在 2018 年獲得了 Getty Images 的經費,創作出真正創新的系列作品《故事——本土口頭故事、夢想和神話》,該作品描繪了神話和傳說,通過他的藝術攝影創造具體的視覺體驗。我們身處的時代需要靠創造力來解決全世界最緊迫的問題,在我們都朝著批判性理解的方向前進時,也需要發掘新的視角。Pindell 教授、Jeremy Dennis 和 Stony Brook 濃厚的藝術傳統正致力於這項啟發人心且富有挑戰性的工作。  

本校仍將繼續重塑並重新定義我們的知識格局。Stony Brook 的 Eden Figueroa 與其 Brookhaven National Laboratory 的合作者近期在 2019 年一起慶祝了美國最長的量子通訊鏈路實驗的成功。就在今年春天,我很榮幸能為化學家 Eszter Boros 頒發 2021 Discovery Prize(2021 年發現獎),這個獎項旨在贊助她對利用放射性光開關啟動抗癌藥物分子的早期研究,這很有可能會改變癌症治療領域。他們,以及 Stony Brook 的許多教職員、校友和學生,正以好奇心驅動的研究和有益的新知識響應號召。  

Stony Brook 證明了本校有遠見且具備能力創造一個更美好的未來……正當我們一次又一次重申我們對使命的承諾時,我們作為一所大學也必須團結一致,為二十一世紀構思我們的偉大志業。 

而現在,Stony Brook,我們要實現新的目標,克服新的障礙,回答新的問題。我們的下一次登月計畫是什麼?我們如何為下一個學生、下一個教員、下一個挑戰、下一個六十年做好準備?我想引用 John Toll 校長 1966 年就職演說中的一句話,我們如何讓我們的學生、學者和社區「學會如何學習更多?」 

這就要從投資我們的獎學金、研究和合作開始做起。要從賦權給每位學生、教員和員工 
以表現出最高水準開始做起。首先,我們要了解,要想率先進入高等教育和醫療保健的新時代,我們就必須滿足社會需求,應對全球社會面臨的巨大挑戰。 

Stony Brook 是一所現代大學,一所重視高品質教育的大學,也是一所為當地社區和多元化群體提供機會的大學;這所大學將卓越研究和集體責任視為同一個目標的共同元素:積極地影響世界。 

我們是這樣一所大學:我們在 1973 年錄取了一位名叫 Rich Gelfond 的學生,雖然出身於長島 Plainview 的一個貧困家庭,但他身懷壯志。他是家裡第一個上大學的人,能被 Stony Brook 錄取,讓 Rich 第一次有機會踏進大學校園。Rich 不久以後就開始為校報工作,設計自己的課程安排,贏得選舉成為大學理事會的第一位學生,甚至成為客座教授教授自己的體育社會學課程。他發揮了他當時的所有潛力,而且遠遠不止於此,因為他找到了一所重視第一代大學生前途的大學。他找到了一所希望讓學生有機會一展所長、發揮最佳潛力的大學。Rich 大學畢業後繼續努力成為一名成功的投資銀行家,他於 1994 年收購 IMAX,至今仍擔任執行長,同時也是 Stony Brook 忠誠的朋友和擁護者。 

我們仍然是那樣的大學,一所教導學生「學習如何學習更多」的大學。當 07 屆學生 Sabrina Thompson 正在適應她在 Stony Brook 的第一個學期時,諸如 Collegiat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Entry Program(大學科技入門方案)和 Louis Stokes Alliance for Minority Participation(Louis Stokes 少數民族參與聯盟)等計畫為她提供了學術規劃和輔導。暑期計畫(包括我們與 Brookhaven National Laboratory 合作提供的方案)讓她對工程學、STEM 中的女性,以及藝術與科學之間的動態和共生關係形成了真正獨特的視角。現在,Sabrina 找到了自己身為太空總署工程師、有理想抱負的太空人和企業家的使命,專注於透過藝術和創造力將 STEM 介紹給眾多女性。 

Rich 和 Sabrina 的故事說明了我們的使命。這些是我們有幸教導過的學生。我們有很多學生來自資源匱乏的高中,其中有許多人是家中第一個上大學的孩子。這些多元化、才華橫溢、雄心勃勃的年輕學者想要改變世界。我們將通過我們的 Women in Science and Engineering(婦女參與科學和工程)方案等舉措繼續擴大他們留下的財富。這項計畫為本校的「海狼們」提供將夢想變為現實的堅實基礎,並且建立由不同觀點塑造的新發現前沿在 STEM 中創造性別平等的解決方案,已被 UN Women(聯合國婦女署)在全球各地共用。 

我希望 Stony Brook 大學繼續成為我們年輕學者有效的發展平台。為了做到這一點,我們必須讓學生做好準備,提供學術和經濟支援,以及培養歸屬感。今年秋天的到來標誌著許多針對一年級新生的新計畫首次展開,在未來幾年,我們將擴大我們的學生成功計畫。我們的 Diversity Professional Leadership Network(多元化專業領導網路)為沒有受到足夠關注的學生提供學術和專業機會,最近迎接了迄今為止最大的群體。我們的 Women’s Leadership Council(女性領導委員會)由 Stony Brook 經濟學學士和博士 Marilyn Simons 創立並擔任主席,是一項指導方案,將優秀的女性學生與能支持她們的職業生涯的校友和朋友配對。Marilyn 本人是第一代大學生,她很欣賞指導的力量,認為這是幫助學生實現夢想的一種方式。我們將努力不斷改進我們的學生成功策略,並且建立一個更雄心勃勃、更成功的 Stony Brook 校友網路──該網路由眾多能負起責任帶領世界度過二十一世紀挑戰的人士組成。

我們的優秀教職員所發揮的作用尤為深遠,我們期待他們既能創新也能突破批判性思維的界限,並且塑造下一代的這種能力。Presidential Innovation and Excellence Fund(校長創新和卓越基金)等計畫支持我們的教職員從事有價值的研究。我們將專注於為我們的教職員在其職業生涯中提供支持,我們將建立研究副校長 (Vice President of Research) 辦公室,為我們所有的學者提供可以釋放求知欲的資源、工具和資金。 

社會的健康和這所大學的健康取決於一種需要大家參與的跨學科合作的探索方法。這一點在我們的 Stony Brook Medicine 企業中表現得最為明顯,在過去一年半的時間裡,該企業在為社區提供服務期間凸顯出患者治療和學術研究的相互關聯。 

新冠疫情表明我們依賴於像我們這樣的大學進行的變革性、創新性研究,加劇了對多學科方法的呼籲,引領世界走向更健康的未來。我充滿信心,深信 Stony Brook 有能力迎接這一刻,因為即使是面對最複雜的疾病,我們在調查病因和治療方法方面也有著豐富的歷史。畢竟,正是在 Stony Brook 大學,傑出的微生物學教授 Jorge Benach 博士做出了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發現,也就是發現了導致萊姆病的微生物。正是在我們大學,Christine DeLorenzo 教授在 2019 年領導一支由生物醫學工程和精神病學教員組成的具有開創性的跨學科團隊,利用人工智慧技術來對抗老年痴呆症。作為一項全國公認的合作成果,它有可能阻止甚至逆轉一種最有害和最令人不安的神經系統疾病的影響。 

COVID-19 徹底顛覆了我們對健康的看法、我們內化個人責任和集體責任的概念以及我們彼此互動的方式。我為 Stony Brook Medicine 在過去一年半中帶領我們的方式感到自豪,不斷創新以提供卓越的患者治療方案,並將我們的服務範圍擴展到整個長島,為新社區提供治療。我們的 Stony Brook 學者將他們的研究重點放在這種病毒上:從刺突蛋白的形狀到有效的治療方法;從臨床疫苗試驗到對其長期影響的開創性縱向研究。COVID-19 已被證明是科學和醫學研究的加速劑,同時,也被證明是我們社區意識的催化劑。 

研究型公立大學的力量在於,它有能力和責任造福周圍的社區,並促進可以影響世界幾代人的突破性發現。 

就像 1960 年代,聯邦政府承諾大幅增加研究經費,確定了這十年的登月計畫一樣,我們這個時代最關鍵的問題是氣候變化。來自我們的各個學院和學校,Stony Brook 的教職員工和學生正在回應這個緊急呼籲。  

SUNY(紐約州立大學)特聘教授兼 Brookhaven National Laboratory 跨學科科學系主任 Esther Takeuchi 是美國最多產的女性發明家,個人擁有 150 多項美國專利,並在清潔能源領域從事創新的跨學科工作。她於 2009 年因為研製出為世界植入式心臟除顫器提供動力的電池而榮獲 President’s National Medal of Innovation and Technology(總統國家創新技術獎章),這種電池有望能夠拯救生命。Heather Lynch 教授是第一位獲得 Blavatnik National Award for Young Scientists(Blavatnik 國家青年科學家獎)的生態學家,也是 Microsoft/National Geographic AI for Earth Innovation Grants(微軟/國家地理人工智慧地球創新基金)的首批獲獎者之一。他的研究重點是南極企鵝的種群動態,以便了解旅遊業、漁業和氣候變化的影響。 

這所大學多年以來一直是推動可持續創新和清潔能源的全國領導者。我們的 Advanced Energy Research and Technology Center(先進能源研究和技術中心)是 National Offshore Wind Research Consortium(國家海上風電研究聯盟)的主辦單位,最近與領先的清潔能源公司合作推進海上風電技術。Stony Brook 大學剛剛在幾週前提交成為 Governors Island Center for Climate Solutions(總督島氣候解決方案中心)主要機構的申請。我們的校園領導人、教職員工和研究人員聯合起來,在總督島上創建了一座綜合實驗室,並成為應對氣候變化解決方案的全球領導者,這讓我深受啟發。我相信這象徵著這所大學在未來十年能夠並且將會採取的那種大膽、雄心勃勃和變革性的舉措。 

……因為我提到這些人、事件和故事並不是為了展示 Stony Brook 取得的所有成就,而是為了證明這所大學的發展方向。 

在 1960 年代那個動盪而不斷擴張的十年中,Stony Brook 成立的初衷是為了幫助解決國家和民族的需求。現在,我們必須繼續成為變革的催化劑。作為一家公立機構,我們團結一致,共同實現讓世界變得更美好的目標。我們在過去一年半以來面臨著許多緊迫的問題:種族和社會不平等、不同的醫療保健結果以及全球氣候變化的災難性影響。我們有資源,我們有抱負,我們有解答的意願。 

正如我們的創始人回應他們那個時代的文化召喚一樣,我們也將如此。 

甚至在我到達長島之前,我就感受到了這所大學的特色和優勢。我參加了 2020 年 5 月的虛擬畢業典禮,很好奇這會是一種什麼樣的能量,既為我們的畢業生感到興奮,又為他們下一階段的旅程感到焦慮。當時我和我的家人穿著我們的新海狼裝備坐在德州奧斯丁旁聽。即使只是參加虛擬會議,我也從 Stony Brook 大學汲取了養料和靈感。我意識到,在這個社區,人們的希望和夢想依然充滿活力,他們的雄心壯志沒有被推遲。那一刻我了解到,我們在 Stony Brook 的集體努力可以改寫歷史。  

我們的任務是集體的努力。我們將共同努力,集結每位教職員工、學生和員工的力量。我們將與跨行業、學術界、學科、國家和各州的優秀合作夥伴一起實現這個目標。我們將借助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的力量、校長和 SUNY 董事會的指導,以及 Kathy Hochul 州長和紐約州立法機構的支持,在我們的朋友兼校友、州眾議院議長 Carl Heastie 的領導下實現這個目標。他們都相信高等教育的力量可以改善紐約人和世界其他地區的生活。我們 Stony Brook 的全體教職員工和學生將共同定義下一代的發現。 

這是我的目標,也是我擔任世界上最具創新性的研究型公立大學之一的校長的榮幸:確保 Stony Brook 大學處於領先地位……為我們的社區服務,並應對我們在下一個世紀面臨的全球挑戰。 

這是我們將在未來十年內共同著手展開的工作。而且,我期待看到我們所能實現的一切。海狼們,時機已到。讓我們一起來響應偉大的號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