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Search

就职演说

2021 年 10 月 23 日


让我们先回到将近六十年前的1962年10月。那是秋高气爽的一天,就像今天一样。树木经秋转黄或变红,微微泛着光,几栋新建筑从种植马铃薯的田地里拔地而起,那时只有不到800名学生在这里生活、工作和学习。虽然看起来没有几栋楼,但这些建筑构成了我们作为永久校园的第一年……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明显的期盼,因为校园里的每个人都知道关于Stony Brook University的宏大计划。在长岛的这些马铃薯田和泥泞的树林中,一所偉大的教育机构即将面世。 

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我们大学的学生人数增长了十倍,达到八千人,并且雄心勃勃地招募了一些教员和员工,他们在未来几年里将决定这所学校的发展方向,为社会做出贡献。这几乎就像是这所年轻的大学发出了一个号召——号召所有那些想加入我们并做出一番大事的学者和学生。他们希望以创造力和协作迎接未来。他们希望在下一个世纪,与怀着好奇心和伟大抱负的志同道合者聚在一起。 

那时那些杰出的学者在我们大学里看到了什么?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杨振宁1965年从普林斯顿的Institute for Advanced Study来到Stony Brook,当他同意担任我们的Institute for Theoretical Physics首任所长时,他对我们的潜力有何感受? 
他一定感觉到一所大学正在干一番大事业——在我们国家最需要的时候,在科学领域开辟新天地。一所雄心勃勃的大学在迎接未来的准备中体现了勇气、毅力和远见。 

环顾今天的学校,我看到了吸引了杨振宁教授和其他杰出教员的同样大胆的精神。

感谢你们和我一起庆祝Stony Brook University光明、雄心勃勃的未来。也特别感谢你们对于我领导这个学校的信任。我非常郑重地接受你们的信任。你们应该很乐于知道教育是我宝贵的家族遗产。在20世纪之交,我的曾祖父母都是佛罗里达农村一所仅有两间校舍的学校教师。我祖父是一名中学教师和校长。我的父母Malcolm和Jackie都是大学教授。我结婚近30年的丈夫Dean是第一代大学毕业生。我们的孩子Ian和Fiona也正在大学中探索他们的方向。在过去四十年中,我几乎每天都在思考自己在扩大高等教育变革力量方面的作用。我将毕生的精力奉献给教育这一事业,能够将我的知识、经验和精力应用到Stony Brook University,我感到激动和荣幸。
 

自从我开始担任校长以来,我一直沉浸在我们学校的历史中——我们教员的工作、学生的传统以及我们起源故事中的精神。我所了解到的是,我们的学校......昨天、今天和明天... ...是一所有伟大梦想、不断探索发现和希望创造有益于社会的知识的大学。这是一所建立在服务理念、学生就学和成功以及学术抱负之上的大学。我尊重这些价值观,并将用它们指导我们的未来。

建立Stony Brook University时,纽约州当时正对一个文化时代作出回应。这所大学诞生于进步、创新和希望的承诺中——纽约对高等教育的需求日益增长,学生群体日益多样化,迫切需要更好的医疗保健教育,并且对于探索发现势在必行。 

我们的大学是在20世纪60年代美国的雄心壮志和活力下形成的。这是民权运动的十年。这十年标志着联邦政府对研究的投资和纽约对公立大学投资的激增。领导人看到高等教育是解决我国最紧迫问题的答案。Stony Brook University的雄心壮志开了个好头,最终使它跻身于美国最好的公立大学之列。

1962年,肯尼迪总统敦促美国人登上月球,推动我们最有灵感、最有远见的成就……他说,“不是因为它们轻而易举,而是因为它们困难重重,因为这个目标将有助于统筹和衡量我们最佳的技术和力量,因为这个挑战是我们乐于接受的,是我们不愿推迟的......。” 

所以我今天问你们,2021年我们不愿意推迟的目标是什么?

当我们今天早上在疫情之际聚集在一起时,我相信我们正站在另一个重要十年的入口。仅过去一年,在创造种族、社会和经济平等方面继续进行认真的系统性变革的必要性就在不断增加。它向我们揭示,在危机时刻,我们曾经并将继续多么依赖公立大学的好奇心以驱动研究来回应社会的呼吁。它证明了艺术和创造力是我们通向人类联系和理解的最佳途径。事实证明,只有通过团队合作和多学科合作,我们才能解决我们在下一个世纪面临的许多空前未有的挑战。 

我知道我们能做到。因为就在肯尼迪总统发表著名演讲并正式宣布我国登月计划的同一年,Stony Brook的雄心壮志便开始在这片马铃薯田上成形。没错,前路漫漫,但这标志着一所大学的开端,这所大学将以许多登月计划、通过设定并实现许多大胆、宏大和迫切的目标来定义自己。我们以前做过,现在可以再做一次。
Stony Brook成立还不到十年,Oliver Schaeffer博士于1965年为地球与空间科学系设立了研究项目。很快,他通过分析阿波罗15号宇航员带回的月球“起源石”,使这所大学名声大噪,声誉冲出了平流层。在他的创新研究中,Schaeffer估计月球大约有40亿年的历史,那一刻,他成为了史上确定天体年代的第一人。Schaeffer在Stony Book漫长的职业生涯中进行了其他重要研究,但我不禁回想起他对“起源石”的年代测定……以及这是如何开始真正打造Stony Book大胆研究的声誉。 
我们的第一个十年至关重要。1968年,Jim Simons成为数学系主任。作为主任,Jim发展了重要的新数学,包括Chern-Simons形式:弦、场和结理论中的关键结构,以及探索新材料乃至量子计算机的强大工具……这所大学在这一领域变得无比强大。他还为Stony Book招募了其他现在备受尊敬的教职员工,将我校建成了数学和物理学的发电机。Jim在建立Renaissance Technologies之前一直担任教员,并且仍然是Stony Brook最坚定的支持者,在众多贡献中,他成立了Simons Center for Geometry and Physics——这一国际宝库引领着数学-物理学科交叉融合的全球复兴。

在同一个辉煌时期,我们迎来了Paul Lauterbur,他是一位坚毅卓越的年轻物理化学家和资深前辈。1971年,Lauterbur做出了一个富有远见的发现:核磁共振技术可用于无创医学成像。因为夜晚化学系不使用他们的核磁共振机,他在夜里工作;为了最终发表其在磁共振成像(MRI)技术上的发现,他遭到了无数次拒绝,其中最有名的一次是《自然》杂志的拒绝。他最初的发现恰逢Stony Brook医学院的开办,我认为这非常具有象征意义,因为Stony Brook负责为长岛提供卓越的临床护理,并推动有助于永远定义和重构医学史的研究。

自1979年以来,我校艺术系备受Howardena Pindell青睐,我很荣幸能在本就职周揭开他的作品。作为一名前沿画家和概念艺术家,她突破了艺术表达的界限,将创新材料融入实践,探索种族和性别的交叉点。Pindell教授曾荣获两次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Arts Grants(美国艺术捐赠基金)和Guggenheim Fellowship(古根海姆奖),她说,即使数十年后,她仍继续向她的学生学习,这种学术与教学之间的动态互惠关系长期以来正是我们这所大学的定义所在。 

我感谢Pindell教授以及像她这样的学者,感谢他们为我校留下的遗产,确保我校兼具科学卓越与艺术表达的特点。在2018年,Stony Brook艺术系校友、Shinnecock Indian Nation部落成员Jeremy Dennis获得了Getty Images的经费,创作了真正创新的系列作品《故事——本土口头故事、梦想和神话》,该作品描绘了神话和传说,并通过他的艺术摄影创造了具体的视觉体验。我们身处的时代需要创造力来解决世界上最紧迫的问题,在我们都朝着批判性理解的方向前进时也需要新的视角。Pindell教授、Jeremy Dennis和Stony Brook浓厚的艺术传统正致力于这一精彩且富有挑战性的工作。

我校仍将重塑并重新定义我们的知识格局。就在2019年,Stony Brook的Eden Figueroa与其Brookhaven National Laboratory的合作者一起庆祝了美国最长的量子通信链路实验的成功。就在今年春天,我很荣幸向化学家Eszter Boros颁发了2021 Discovery Prize (2021年发现奖),该奖旨在资助其利用放射性光开关激活抗癌药物分子的早期研究,这可能改变癌症治疗领域。他们,以及Stony Brook的许多教员、校友和学生,正以好奇心驱动的研究和有益的新知识响应号召。

Stony Brook已经证明,我校有远见和能力建设更美好的未来……正当我们一次又一次重申我们对使命的承诺时,我们作为一所大学也必须联合起来,为二十一世纪构想我们的雄心壮志。 

现在,Stony Brook,我们有新的目标要实现,有新的障碍要克服,有新的问题要回答。我们的下一次登月计划是什么?我们如何为下一个学生、下一个教员、下一个挑战、下一个六十年做好准备?我将引用John Toll校长1966年就职演说中的一句话,我们如何让我们的学生、学者和社区“学会如何学习更多?” 

这始于投资我们的奖学金、研究和合作。始于给每个学生、教员和员工赋权 
以表现出他们的最高水准。首先,我们要明白,如果我们要率先进入高等教育和医疗保健的新时代,我们必须满足社会需求,应对全球社会面临的巨大挑战。 

Stony Brook是一所现代大学,这是一所重视高质量教育的大学;这是一所为当地社区和多元化人群提供机会的大学;这所大学将卓越研究和集体责任视为同一个目标的共同元素:积极地影响世界。 

我们是这样一所大学:1973年,我们迎来了一位名叫Rich Gelfond的学生,他出生于长岛Plainview的一个家庭贫困,但他身怀壮志。他是家里第一个上大学的人,他被Stony Brook录取标志着Rich第一次踏进大学校园。然而很快,Rich就为校报工作,设计自己的课程安排,赢得选举成为大学理事会的第一位学生,甚至作为客座教授教授自己的体育社会学课程。他发挥了他当时所有的潜力,而且还远不止此,因为他找到了一所重视第一代大学生前途的大学。他找到了一所希望让学生做到最好的大学。大学毕业后,Rich继续努力,成为一名成功的投资银行家,他于1994年收购了 IMAX,至今仍担任首席执行官,同时也是Stony Brook真正的朋友和拥护者。 

我们仍然是那种类型的大学,一所教导学生“学习如何学习更多”的大学。当07级学生Sabrina Thompson正在适应她在Stony Brook的第一个学期时,诸如Collegiat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Entry Program(大学科技入门项目)和Louis Stokes Alliance for Minority Participation(Louis Stokes少数民族参与联盟)等项目为她提供了学术规划和辅导。暑期项目(包括我们与Brookhaven National Laboratory合作提供的项目)让她对工程学、STEM中的女性,以及艺术与科学之间的动态和共生关系形成了真正独特的视角。现在,Sabrina找到了自己作为NASA工程师、有抱负的宇航员和企业家的使命,她专注于通过艺术和创造力将STEM介绍给众多女性。 

Rich和Sabrina的故事说明了我们的使命。这些是我们有幸教导过的学生。我们的许多学生来自资源匮乏的高中,其中有许多人是他们家中第一个上大学的孩子。他们是想要改变世界的多元化、才华横溢、雄心勃勃的年轻学者。我们将通过我们的Women in Science and Engineering(妇女参与科学和工程)项目等举措继续扩大他们留下的财富,该项目作为一个通过为“海狼们”提供将梦想变为现实的坚实基础,并且通过建立由不同观点塑造的新发现前沿,在STEM中创造性别平等的解决方案,已被UN Women在全球范围内共享。 

我希望Stony Brook大学继续成为我们年轻学者的有效发展平台。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培养学生做好准备、提供学术和经济支持以及归属感。今年秋天的到来标志着众多针对一年级学生的新项目第一次展开,在未来几年,我们将扩大我们的学生成功计划。我们的Diversity Professional Leadership Network(多元化专业领导网络)为没有受到足够关注的学生提供学术和专业机会,最近迎来了迄今为止最大的群体。我们的Women’s Leadership Council(女性领导委员会),由Stony Brook经济学学士和博士Marilyn Simons创立并担任主席,这是一个指导项目,将优秀的女性学生与能够支持她们的职业生涯的校友和朋友配对。Marilyn本人是第一代大学生,她很欣赏指导的力量,认为这是帮助学生实现梦想的一种方式。我们将努力不断改进我们的学生成功战略,并且建立一个更加雄心勃勃、更成功的Stony Brook校友网络 -- 该校友网络由众多能够负责任地带领世界度过二十一世纪挑战的个人组成。

我们的优秀教员所发挥的作用尤为深远,我们期待他们既能创新也能突破批判性思维的界限,并且塑造下一代这样做的能力。Presidential Innovation and Excellence Fund(校长创新和卓越基金)等项目支持我们教员进行有价值的研究。我们将专注于为我们的教员在他们的职业生涯中提供支持,我们将建立我们的研究副校长(Vice President of Research)办公室,目标是为我们所有的学者提供可以释放他们求知欲的资源、工具和资金。 

社会的健康和这所大学的健康取决于一种需要大家参与的、跨学科的、合作的发现方法。这一点在我们的Stony Brook Medicine企业中表现得最为明显,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该企业在为社区提供服务的过程中突出了患者治疗和学术研究的相互关联。 

新冠疫情表明,我们依赖于像我们这样的大学进行的变革性、创新性研究,这加强了对多学科方法的呼吁,引领世界走向更健康的未来。我对Stony Brook有能力迎接这一刻充满信心,因为即使是面对最复杂的疾病,我们在调查病因和治疗方法方面也有着丰富的历史。毕竟,正是在Stony Brook大学,杰出的微生物学教授Jorge Benach博士具有里程碑意义地发现了导致莱姆病的微生物。正是在我们大学,Christine DeLorenzo教授在2019年领导了一支由生物医学工程和精神病学教员组成的具有开创性的跨学科团队,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对抗阿尔茨海默病。作为一项全国公认的合作成果,它有可能阻止甚至逆转一种最有害和最令人不安的神经系统疾病的影响。 

COVID-19使得我们对健康的看法、我们内化个人责任和集体责任的概念以及我们彼此相互沟通的方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为Stony Brook Medicine在过去一年半中带领我们的方式感到自豪,不断创新以提供卓越的患者治疗方案,并将我们的服务范围扩展到整个长岛以为新社区提供治疗。我们的Stony Brook学者将他们的研究重点放在了该病毒上:从其刺突蛋白的形状到有效的治疗方法;从临床疫苗试验到对其长期影响的开创性纵向研究。COVID-19已被证明是科学和医学研究的加速剂,同时,它也被证明是我们社区意识的催化剂。 

研究型公立大学的力量在于,它有能力和责任造福周围的社区,并促进可以影响世界几代人的突破性发现。 

就像在20世纪60年代,联邦政府承诺大幅增加研究经费确定了这十年的登月计划一样,我们这个时代最关键的问题是:气候变化。来自我们的各个学院和学校,Stony Brook的教职员工和学生正在响应这一紧急呼吁。

SUNY(纽约州立大学)特聘教授兼Brookhaven National Laboratory跨学科科学系主任Esther Takeuchi是美国最多产的女性发明家,拥有150多项美国专利,并在清洁能源领域从事创新的跨学科工作。2009年,她因研制出为世界植入式心脏除颤器提供动力的电池而获得President’s National Medal of Innovation and Technology(总统国家创新技术奖章),这是一项拯救生命的研制项目。Heather Lynch教授是第一位获得Blavatnik National Award for Young Scientists (Blavatnik国家青年科学家奖)的生态学家,也是Microsoft/National Geographic AI for Earth Innovation Grants(微软/国家地理人工智能地球创新基金)的首批获奖者之一。为了研究旅游业、渔业和气候变化的影响,他重点研究南极企鹅的种群动态。 

多年来,这所大学一直是推动可持续创新和清洁能源的全国领导者。我们的Advanced Energy Research and Technology Center(先进能源研究和技术中心)是National Offshore Wind Research Consortium(国家海上风电研究联盟)的主办单位,最近与领先的清洁能源公司合作推进海上风电技术。就在几周前,Stony Brook大学提交了成为Governors Island Center for Climate Solutions(总督岛气候解决方案中心)主要机构的申请。我们的校园领导、教职员工和研究人员联合起来,在总督岛上创建了一个综合实验室,并成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解决方案的领导者,这让我深受启发。我相信这象征着这所大学在未来十年能够并且将会采取的那种大胆、雄心勃勃和变革性的举措。 

……因为我提到这些人、事件和故事并不是为了展示Stony Brook取得的所有成就,而是为了证明这所大学的发展方向。 

在20世纪60年代那个动荡而广阔的十年中,Stony Brook的成立是为了帮助解决国家和民族的需求。现在,我们必须继续成为变革的催化剂。作为一家公立机构,我们团结一致,共同实现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目标。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我们面临着许多紧迫的问题:种族和社会不平等、不同的医疗保健结果以及全球气候变化的灾难性影响。我们有资源,我们有抱负,我们有解答的意愿。 

正如我们的创始人回应他们的文化时刻一样,我们也将如此。 

甚至在我到达长岛之前,我就感受到了这所大学的特色和优势。我参加了2020年5月的虚拟毕业典礼,很好奇这会是一种什么能量——既为我们的毕业生感到兴奋,又为他们旅程的下一阶段感到焦虑。我和我的家人当时穿着我们的新海狼装备坐在德克萨斯州的奥斯汀旁听。即便是以虚拟的形式参会,我亦从Stony Brook大学汲取了养料和灵感。我意识到,在这个社区,人们的希望和梦想依然充满活力,他们的雄心壮志没有被推迟。那一刻我知道,我们在Stony Brook的集体努力可以书写历史。

我们的努力是集体的努力。我们将共同努力,集结每位教职员工、学生和员工的力量。我们将与跨行业、学术界、学科、国家和州的优秀合作伙伴一起实现这一目标。我们将借助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的力量、校长和SUNY董事会的指导,以及Kathy Hochul州长和纽约州立法机构的支持,在我们的朋友兼校友、州众议院议长Carl Heastie领导下实现这一目标。他们都相信高等教育的力量可以改善纽约人和世界其他地区的生活。我们,作为 Stony Brook 的教职员工和学生,将共同定义下一代的发现。 

这是我的目标,也是我作为世界上最具创新性的研究型公立大学之一的校长的荣幸:确保Stony Brook大学处于领先地位……服务我们的社区,并应对我们在下个世纪面临的全球挑战。 

这是我们将在未来十年共同着手开展的工作。而且,我期待看到我们能够实现的一切。海狼们,时机已到。让我们响应伟大的召唤。